雅昌首页
求购单(0) 消息
刘万鸣首页资讯资讯详细

【评论】墨香萦怀系流年

2017-10-19 18:49:13 来源:艺术家提供作者:刘丽芳
A-A+

  在北京先农坛的大院里,有时总能见到一个高大帅气、整洁儒雅的中年男子,在经过丛丛花树时,不由得停下脚步,顺手捡起几枚叶片或花朵,翻来覆去地摩挲着,有时还会喃喃自语几句。不知道内情的人还以为他是个花痴呐,可常来这里的人们都知道,他就是一位画家,在和可爱的生命对话呢。

  对刘万鸣而言,这不仅是花鸟画家的观察习惯,更是深植在生命中难以割舍的情愫。从小生活在运河边村庄里的刘万鸣,时代童年都是在田埂、河边度过的,天生不爱结群的他,将自然中的鱼虫走兽、花鸟草木,当作了最好的玩伴,每天独自一人和它们厮守在一起,在各种花样的嬉戏玩耍中恣肆着自己的快乐。当夏季的热风吹过华北平原,难耐的暑热席卷而来,五六岁的刘万鸣却丝毫不在意,整天在河边玩得正酣。

  有时刘万鸣独自一人趴在地上,出神地观看蚂蚁在下雨前如何成群结队地搬家;有时顺着蛙的叫声寻找它的洞穴,却发现正是这叫声迷惑了他的视线;有时用竹竿拴一只蚂蚱钓青蛙,看青蛙逡巡后迅速跃起的身姿;有时下河捉鱼蟹和乌龟,常常为发现它们的蛛丝马迹而欣喜。等到秋冬来临的时候,又会沿着田埂寻找仓鼠的仓库和居住的洞穴,甚至暗地里观瞧仓鼠晒太阳……

  那时候,刘万鸣最大的乐趣就是和这些小动物快乐地玩耍,在好奇而有趣的探索中,感知着它们的习性、特点,甚至某个瞬间的神态,有时也禁不住在纸上涂鸦几笔它们的样子。等到多年以后,他真正拿起画笔画这些动物的时候,童年的时光又重新萦绕在他的脑海里,那些可爱的小动物就像最熟悉的小伙伴,对它们的身形体貌、一举一动了如指掌,于是一个个鲜活的形象跃然纸上。

  和自然的亲近不仅开启了刘万鸣对天地生命的热爱,对绘画艺术的向往,而且也练就了敏锐的观察力和审美的想象力。每当割草放牛的时候,他都会躺在青青的草地上,闻着草土的混合气息,望着天空漂浮的大片云朵发呆,然后又禁不住有些惊愕,因为他看到了想象中的龙凤,马在奔腾,狮在怒吼,狗在摇尾。故乡的田野、树木、小河,以及生长在这片土地上的万物,像家人一样出现在每天的生活里,甚至走进了生命的最深处,成为一生纯净无染的精神天堂。

  对刘万鸣而言,童年就像春天的花草装点了最初的记忆,无忧无虑地穿过纯真的岁月,如一首质朴的小诗,流淌着童年的烂漫,有时更像一首动听的歌谣,溢满了欢笑的音符。即使在成年以后,童年的欢乐时光依然荡漾在他心间,那种美妙的感觉常使他从现实的郁闷中解脱出来,忘却世俗的烦恼,回归心灵的宁静和安详。

  刘万鸣是在家读完的小学二年级。他依恋母亲,母亲又对他十分的宠爱。百家姓、三字经、珠算,都是母亲教他的。等到了必须上学的年纪,刘万鸣便从此告别了无拘无束的童年生活,背着书包进了学校。求知欲很强的他,对课上讲的知识也充满了兴趣,学习成绩排到了班里的前几名。读初中的时候,在学习文化课的同时,他还经常用图画纸临摹一些连环画,再配上相应的文字,装订好传给同学们看。在连环画盛行的年代,他自制的这种连环画特别受欢迎,经常在好几班被传阅。

  年少的刘万鸣对美术的兴趣渐渐浓厚起来,他从报刊杂志上了解到很多画家的故事,以及美术的基本知识,后来又有机会接触到素描、色彩,进行了一些基本的绘画训练,在心中燃起了对绘画的热望,决心一生从事绘画事业。十六岁那年,刘万鸣怀着绘画的梦想,开始报考天津美术师范学校,最后取得了专业课和文化课总分第二的成绩。即将走进渴望的校园,但最终失去了这次机会。可刘万鸣越挫越勇,第二年顺利地考上了天津美术学院,终于如愿以偿走上了从艺之路。

  1985年,刚从农村来到大都市的刘万鸣,对津城的一切充满了陌生和新鲜感。那海河上架起的座座铁桥,五大道上异国风情的小洋楼,街上的人流和夜晚的霓虹,像谜一样牵动着他的好奇心,好想走遍这座城市的每一个角落,将它别样的风景尽收眼底。繁华的都市没有迷失他那颗追求艺术的心,他来自农村,深知时间的宝贵,全身心地投入到中国画理论和技法的学习中。

  那时,美院的条件还不是很好,就连去图书馆看书也有一些规定,一些想阅读的大部头画集却从不外借给学生。刘万鸣想了各种办法,最后还是借他先生的光,看到了一些名家的画集,先生的办公室也成了他常出入的场所。有一天,他先生的办公桌上看到一本潘天寿的画集,拿起来认真翻阅,便立即被潘先生所画的鹰震撼了,那刚劲的线条,雄强的气势,令人感到力与美的存在。他也向往着自己能够驾驭气势宏大的作品,但无奈自己的功夫还未达到,因此下决心苦学苦练。

  在读本科的四年里,刘万鸣除了吃饭和睡觉,几乎所有的时间都用在了学习上,不仅要上素描、国画等专业课,还要阅读大量的课外书籍,从绘画典籍到西方哲学,从文学名著到诗词歌赋,广泛涉猎中西古今。在知识的探求上,他就像一块干涸的土地贪婪地吸允着丰沛的雨露,滋润充满渴望的心田。刘万鸣在美术学院的校园里度过了四个难忘的春秋,没有更多地走近这座城市的繁华和舒适,而是沉醉在浓郁的书香里,让书的馨香浸润灵魂,用阅读充盈自己的人生。

  平日里,刘万鸣与书为伴,与伟大的先哲交谈,与历代绘画名家对语,感觉自己距离他们那么近,在他们的启迪下,思想也仿佛插上了翅膀,在知识的天空自由地翱翔。直到几十年后的今天,满腹经纶的刘万鸣,依然将读书视为画家的第一必修课。刘万鸣的读书也包括观摩、游历等不同形式的学习,用以开阔自己的眼界,丰富内在的学养。几十年来,他走遍了整个中华文化地带,参观了各大博物馆的馆藏精品,阅读了大量的东西方哲学、绘画、文学等方面的著作,临摹了众多古代大家的名作,真正成为一名学者型的画家。

  毕业以后,刘万鸣又跟随著名的花鸟画家霍春阳先生学画,经常一边观看先生作画,一边将那些不曾讲过的技巧熟记于心,逐渐掌握了一些花鸟绘画的精髓。虽然他不做临摹的作业,但对绘画的领悟力非常好。霍春阳先生看中了他的灵气和韧劲,曾题词写道:“万鸣年少,作画率真有趣,得自然之道,且不为他事所扰,后必成大器也。”

  1992年,刘万鸣的绘画创作突飞猛进之际,他突然做出了一个选择,通过考试调入天津社会科学院美学研究所,为此在绘画理论方面进行了多方面的探索和研究,使他的理论功底更加扎实深厚。但是他并没有满足于此,而是向着更高的目标进发。1995年,他又考入中国艺术研究院研究生院进行学习深造。在这里他接触到中国画理论界的顶尖人物,接受了更加系统的学习和训练。此时,他的审美视野已经伸展到一个更为广阔的天地,对中国画的理解和认知也达到了新的高度。

  从研究生院几年的学习,使刘万鸣更关注学术,更关注师生的感情,重回到母校天津美术学院任教,开始了长达十年的中国画论和花鸟画的教学。在这期间,他一边坚持课堂教学,一边钻研绘画理论和技法,出版了《中国画论》、《刘万鸣画集》、《砚边寄语——刘万鸣作品集》等多部具有影响力的著作,在全国性大展上多次获得奖项,已成长为具有学者气质风范的知名艺术家。十年前,刘万鸣调入中国艺术研究院,从事中国画的研究和创作,作品又多次在国内外展览,获得了业界和收藏家们一致认可,多幅作品被国内外美术馆、博物馆及收藏家收藏。

  如今,刘万鸣担负着中国艺术研究院中国画院副院长的重担,尽管日常行政工作很多,但他仍然挤出时间进行创作,推掉了很多应酬性的事务,宁愿静静地一人沉思,也不愿在众人面前夸夸其谈。刘万鸣认为画家的天职就是创作,而不是在乎社会关系和过虚过热地炒作,画作本身最能说明一切。他画画时,常走两个极端,不是特别大就是特别小,大的有几米之巨,小的在方寸之间。特别是画大画时,他便整天吃不好睡不着,着了魔似的完全进入了创作状态。

  无论春夏秋冬,刘万鸣在画室里都要脱掉外衣,光着膀子,任手中的画笔尽情地挥舞。古人画画有解衣盘礴一说,就是袒胸露臂,席地而盘坐,随性而为。刘万鸣的确有古人解衣盘礴之态,他觉得穿过多的衣服是一种障碍,不能让他的思绪任意驰骋,让他的笔墨恣肆飞扬,只有身心在最接近自然的时候,方可进入无我两忘自由自在的绘画佳境。

  在创作期间,刘万鸣一般都要从早画到晚,不吃一顿饭只喝些茶水,精神却十分矍铄,思维也很活跃。人们常开玩笑说刘万鸣画画就像辟谷一样,不食五谷仙气自来。其实这也不全是玩笑,他这种状态和辟谷在本质上是一样的,可以调节身心使人放松入境,开启灵感和心智的门扉,达到心灵的澄净和艺术的升华。刘万鸣画画时还让别人把他家的大门反锁,造成不在家的假象,也就免去了所有的打扰,此刻,刘万鸣正独自一人在画室里与墨共舞呢。

  刘万鸣把安静的画室当作笔墨神游的一方天地,心无旁骛地与自然交流,和鸟兽对语,寂然凝虑,思接千载,悄然动容,视通万里,将所有的情感、灵思、顿悟都倾注到了作品中。他的笔触时而舒缓,时而激荡,身姿体态亦随之而动,辗转腾挪间已是大汗淋漓。每天很晚的时候,他才疲惫不堪地拖着沉重的脚步走出画室。然而万千的思绪仍在他脑中盘旋,迎接他的很可能又是一个辗转反侧的不眠夜。

  因此,刘万鸣通常把画大画当作一场煎熬,但辛劳之中也充满着激情、快乐和幸福。不过相比之下,他画小画时要轻松多了,一没那么辛苦,二没那么费神,全当作一种陶冶身心的闲情逸致,在悠然自在的状态下即兴而为,借以抒发内心的诸多感怀。只是在细节处依然要下功夫,大胆落笔,细心收拾,他觉得唯有如此,才能使作品达到近乎完美的境界。

  其实,除了在画室作画,刘万鸣的好些时间也被日常事务好外出写生占据了。他从来不认为一个画家整天待在画室内就能画出好作品,而是更提倡走进自然和生活当中,用眼用心感受它们,从中获得最丰富的审美体验。每当外出写生时,他总是到处走到处看,而不是看见什么提笔就画。有时别人都快画完了,他还没有动笔呢。他觉得写生不是简单机械的临摹,而是要在观察体验中融进自己的情感和感悟,最终画出打动人心的作品。

  当看到草木花树、飞禽走兽,刘万鸣都会像朋友一样亲近它们,与它们心神相交,体会那曼妙多姿的生命之美。他常说:只要用深情的目光地望着它们,以仁爱的心对待它们,它们也会给予相应的回报。这就是刘万鸣和宇宙生灵间的一种特殊的感情,几十年来伴随着他走过人生的道路、艺术的旅程,渐渐停驻在心的深处,成为生命中无法割舍的一部分。暑来寒往的四季,他常常追寻着花鸟生命的足迹,感受着它们的变化和成长,从中获得无尽的灵感和乐趣,既而演绎为一幅幅生动传神的作品。

  功夫不负有心人,如今,刘万鸣的花鸟作品深受收藏界欢迎。他笔下的鸟兽形象既有着动物的形貌特征,又具备人格化的审美倾向,令人观之心生喜悦亲近之感。同时,刘万鸣的作品充斥着宋画的古雅气质,营造出古典与现代交融的诗化意境。这种高度与深度,正是画家文化、学识和修养的折射,亦是内心情怀的抒发。那些荒寒冷逸的画面,汲取了宋元花鸟的笔墨精髓,将花鸟与山水适度结合,传达出苍茫高古的大美。无论是枯藤老树、寒雀昏鸦,还是飞禽走兽、山花野草,皆在细微的刻画中,追求自然与生命的静默与安详,有时刘万鸣也将恣意纵横的笔墨融入其中,构成静与动,粗与细的相互映衬,总体上体现出生命的意趣和传统文人式的审美情怀。

  刘万鸣在继承传统的同时,亦在不断探索新的绘画语境,试追求在饱含传统底蕴的基础上,找到符合时代特征的笔墨形式。刘万鸣的花鸟作品是在传承过程中的发展,既充满传统文人画的冷逸疏淡,又洋溢着个性化的时代审美旨趣,两者互补构成了和谐统一的高妙境界。

  刘万鸣除了工作和绘画以外,他好静,更好洁,一丝不苟,追求完美。只要刘万鸣在家,他就会不自觉地打扫卫生,让自己的画室、居室整洁明亮,从环境到心灵都达到高洁的境地。他从来不像一些画家不修边幅,蓬头垢面,而总是衣着整洁、举止得体。出现在人们面前的刘万鸣,显得高大魁梧,沉稳内敛,圆圆的镜片后面,有着一双敏锐深邃的眼睛,以至于在上个世纪九十年代初被电影学院的导演相中,请他在电影中担任角色。一向以绘画为生命的刘万鸣,拒绝了绘画之外的一切诱惑,早已立下恒心专心致志地与自己热爱的绘画事业相守一生。这些年来,刘万鸣不断地向着艺术的高峰攀登,在人生的道路上,以勤奋的精神,朴素的心态,凭着自己的拼搏,不断演绎着艺术生涯中的辉煌。

返回顶部
关于我们产品介绍人才招聘雅昌动态联系我们网站地图版权说明免责声明隐私权保护友情链接雅昌集团专家顾问法律顾问
关闭
微官网二维码

刘万鸣

扫一扫上面的二维码图形
就可以关注我的手机官网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