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昌首页
求购单(0) 消息
刘万鸣首页资讯资讯详细

【评论】万象之美寓于写生——刘万鸣先生花鸟画艺术评析

2017-10-19 17:49:13 来源:艺术家提供作者:王明
A-A+

  摘要:当代花鸟画的艺术面貌呈现多元化的发展态势,在这一时代背景下,刘万鸣先生以写生作为花鸟画创作的根本,不仅崇扬传统,亦力求突破传统花鸟画艺术语言的桎梏、求索时代旨归,不断以他别具一格的花鸟艺术,向观者传达自然之真、生命之美。

  关键词:花鸟画 刘万鸣先生 写生 艺术特点

  写生,是贯穿于中国绘画发展历程中的重要概念,《辞源》对“写生”一词有如下释义:“描绘实物。国画临摹花果、草木、禽兽等实物的,都叫写生。”可见,在花鸟画的语境中,“写生”之“生”含有两层涵意,“生”之所指,其一泛指自然界中的生物,写生应是基于画家对于生物内在属性与外缘环境的了解和分析,从而对万象生灵的潜心体察与深切关照;其二,“生”更寄寓着生机、生气之意,源溯于画家对于天地造化的审度及仰悟,是自然物质世界与画家内心精神世界的水乳交融,最终达到物我合一的理想境地,“生”既是“写”的客观对象又是“写”的主观目的,真正意义上的写生绝不是单纯的外形描刻,而是在主客观的高度统一下,不仅状物,亦传神抒情,花草鸟兽由此被赋予了审美的意义和价值,所谓“外师造化,中得心源”既是如此。中国历代花鸟名家皆注重写生,五代黄筌所绘《写生珍禽图》,徐熙的《雪竹图》,从中均能感受到其深入生活,师法造化的天然真趣;北宋赵昌自号“写生赵昌”,对写生推崇倍至,有《东斋记事》评其画曰:“写生逼真,时未有其比”;宋徽宗赵佶认为描绘花鸟应以细致观察自然为基础,曾有“孔雀登高,必先举左脚”的独到见地;明代陈淳、清代朱耷、晚清任伯年,直至近代的潘天寿、李苦禅,其妙笔之下多积重沉淀着深厚的写生功底,作品极富艺术感染力。自古以来,底蕴深厚悠长的中国花鸟画深植于传统文人画的精神土壤中,在承袭前辈大家的基础上,刘万鸣先生虽师习古法,却不为古法所囿,始终提倡“画贵己出”。刘万鸣先生的花鸟画作品以写生为源泉,在写生中经略阴阳昏晓的纵横交织,体味大千世界的丰盛浩瀚。其构图与笔墨无不源发于客观世界,不仅忠实于形象的真实,又忠实于艺术的真实。他紧紧把握花鸟画的精髓,写之欲生,使画境中始终充盈流转着生命律动与沛然生机,以笔墨之灵慧饱览胸中之沟壑。

  刘万鸣先生重视写生,在他的笔下生物的千姿万态被高度提炼、充分萃取,通过去伪存真、去粗取精,反复概括、穿插、重构,万锤千凿,百炼成器。他的花鸟形象,往往超然于时空之外,博采众家之长,而并非传统意义上的对景“写实”,可谓“穷羽毛之变态,夺花卉之芳妍”,以尺牍之微揭示天地大道,寓三千世界于点墨之中,此非倚写生之妙而不能得。正如苏轼在《书晁补之所藏与可画竹》中所云:“与可画竹时,见竹不见人。岂独不见人,嗒然遗其身。其身与竹化,无穷出清新。”文同画竹之初,见竹不见人,后竹我皆失,最后身与竹化,这一过程中,绘画主体的精神世界达到了宇宙般横涯无际的绝对自由,绘画主体与物俱化,进入“天地与我并生,而万物与我为一”的至高境界。从此,造型之法便不再受生活真实的约束,而是力图不断超越客观物象的羁绊,追求“似与不似之间”的艺术真实。在直觉的观照中,正如唐代司空图《诗品·雄浑》所云:“超以象外,得其环中”,花鸟创作的过程也同时是“心”与“物”的界限逐渐消失的过程,从而步入物我两忘的超然状态,于有限空间进入到无限世界,最终获得精神上的自由和解脱,由生活真实的此岸直达情感真实的彼岸。这正是写生之道的最高境界,也正是刘万鸣先生苦心孤诣步向艺术殿堂的朝圣之途。

  刘万鸣先生的写生之道,首要是对自然对象的外部形态和内在属性进行深入观察、分析,再通过对笔法的精心推敲,对笔墨的细致玩味,最后充分融入其个人的思想情感,抒发心灵感悟,将自然物的实在形态转化为艺术视觉形态,从而再现大自然的盎然生意,夺物之造化而移精神遐想。在其花鸟画作品中,用笔法度谨严、工致缜密,柔韧相宜。如所画各类飞禽走兽,翎羽纤毛皆极尽精微,秋毫分明,从他的花鸟画中,可以品读到宋人“格物穷理”“尚理求真”的理念,无论刻画何物,都经过了殚精竭虑的苦心经营。其运笔以长锋细笔为主,辅以偏锋、散锋穿插组构,无论勾勒、皴擦、点染,皆不逾凝练、遒逸、悠婉、流畅之藩篱,以笔墨藏聚气力,以气力驾驭笔墨,张弛有度,形象的生动性和线的组织关系相相得益彰,可见其深入自然写生的凝笃精神,对于造型技法的严谨求实,有巧夺天工之妙。

  刘万鸣先生的花鸟画写生,其风格特征统归于两点,其一曰“有神”,其二曰“入境”,二者均与写生有着密不可分的联系。

  所谓“有神”,既以线写形,以形写神,以神传情,以情达趣。他画白鹭等禽鸟,其神态平淡天真,灵奥隽永,探睛曲项之间,弓爪啄翅之际,形象栩栩如生,神韵独具;走兽中他最擅画猿,其猿尽得天性野逸之姿,但又拟类人态,蹄爪如纤纤柔夷,双眸如寒星秋水。他往往将猿猴置于人性的精神时空中,赋予人格化的情感内涵,它们或戴月沐雪,或攀藤援木,或昂首长啸,或跃荡山涧,灵性迭现,野趣游弋。刘万鸣先生国学修养深厚,他崇尚古意,敬重传统,其作品不仅有宋代院体花鸟“以意造理”之机趣,更兼顾气韵与理法,于谨严工细中穷神韵之变;亦可感受到传统文人画的格局气度,透过他的作品,似能品味到八大山人之遗风,笔下寒鸦青瞳上举,孤雁白眼向天,孤高冷傲之相尽显。所画花卉,如水仙,其叶形舒展轻盈,花朵饱满玉润,墨色晕染细腻,用线雅逸,层次分明,肌理结实,使花卉形神兼备,传达出生命的活力与悸动,可谓一曲对生命的礼赞。

  “入境”指画卷意境之美,让人身临其境。从形象上来看,一花一叶,一草一木,既仿佛唾手可撷,又如同瑶池仙草般飘渺,虽曼妙绝伦,却可望而不可及。刘万鸣的花鸟画,意境空灵萧散,古峻内敛。常于工细之中表露写意情势,打破了工笔花鸟从头至尾工整细致的局限性,对花鸟形态精准捕捉的同时,为对象注入了灵妙的神性与温暖的人性,赋予其纯净浪漫、恬淡宁远的精神内涵。从画面建构上来看,他的作品多以山水意境入画,以山水之势构图,以山水笔意描绘,为观者提供了广阔的思维空间。在他所营造的画境里,虚实相生,气韵生动,虚中有实,实中透虚,将写意精神融入到工笔中,创造出一派超逸灵妙、优雅宁静的诗意美,如空谷足音,耐人寻味。

  薮六合神机而聚于方寸之间,惟仰写生。刘万鸣先生的花鸟作品由写生中来,注重对自然事物的观察,发掘物象内部潜含的审美意趣和精神归属,由画“递情”而又情趣动人。以写生为根本,追求形、神、意的互渗互融,直抒胸臆,传达出浓厚的人文主义情怀,饱含着诗情画意。无独有偶,历代花鸟大家均是在继承经典的基础上,创造新的笔墨语言,而这新鲜、生动又极具个性的笔墨表达方式,必定是在长期观察生活的基础上提炼、概括而成的。因此,写生,不仅仅为工笔花鸟画的创作提供了了解大自然之物理、物情、物态的“状物”手段,更是千百年来花鸟画得以传承发展的灵魂和基石。承古开今是每一位大家的必由之路,刘万鸣先生的花鸟画不仅满盈着清朗雅逸的传统文人气质,且又洋溢着纯明洒脱的时代旨趣,体现出他深厚的学养修为和扎实的绘画功底。

  刘万鸣先生在丰饶博大的华夏文化沃土上耕耘不辍,慧然天成的灵苗在其心中茁壮生发。观其画如睹其人,画格往往能反映出画家的品格,其笔下的花鸟之美,始终诠释着刘万鸣的才情与禀赋,引领艺术受众步入他寥廓明纯的精神世界。以画载道,矢志不渝,刘万鸣先生始终如一地秉承“画贵己出”的理念,在艺术创作领域内孜孜不倦,不断寻求新的突破。

  参考文献:

  叶尚青 中国花鸟画史 [M]。杭州:浙江人民美术出版社 2015

  薄松年 中国绘画史 [M]。上海:上海人民美术出版社 2013

  潘运告 中国历代画论选 [M]。长沙:湖南美术出版社 2007

  傅慧敏 中国古代绘画理论解读 [M]。上海:上海人民美术出版社 2012

  徐复观 中国艺术精神 [M]。北京:商务印书馆2010

  作者简历:王明 毕业于天津美术学院。哈尔滨师范大学副教授、硕士研究生导师、人物教研室主任。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中国工笔画学会会员、黑龙江省美协理事、黑龙江省美协中国画艺委会委员、黑龙江省中国画学会理事、黑龙江省政协书画院研究员、哈尔滨市青联委员、哈尔滨市文史馆画院副院长。曾获5。23全国美展“优秀奖”、第二届全国少数民族大展“优秀奖”、中国美术家协会主办“八荒通神-哈尔滨中国画作品双年展”优秀奖;入选第十届、第十二届全国美展;获黑龙江省十一届美展“金奖”、十二届美展“银奖”等。作品在《美术》、《艺术评论》等重要学术刊物发表,并被多家美术馆收藏。出版专集十余部、合集七十余部。

(王明 黑龙江 哈尔滨师范大学 副教授 硕士研究生导师)

返回顶部
关于我们产品介绍人才招聘雅昌动态联系我们网站地图版权说明免责声明隐私权保护友情链接雅昌集团专家顾问法律顾问
关闭
微官网二维码

刘万鸣

扫一扫上面的二维码图形
就可以关注我的手机官网

分享到: